地白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可可爱爱江明月~

猜猜这是谁?ヽ(✿゚▽゚)ノ

【冰球】两小无猜(段子)

民国pa  普通家庭冰×小康家庭秋

两家是邻居。

俩小孩玩得特别好。

洛冰河家没钱供他去念私塾,沈垣就经常给他讲私塾里的趣事和学到的知识。

洛冰河也常常带着沈垣下河摸鱼上树摘果。


有时沈垣犯了错,被罚关在家里,洛冰河就晚上偷偷翻墙到他家里去陪他,给他带些点心野果。

所以当大人们白天打开沈垣房门时,经常看到俩小孩躺在一张床上睡得乱七八糟的。


更小一点的时候洛冰河像个小跟屁虫一样天天跟在沈垣身后左一个垣哥哥,右一个垣哥哥地叫。

(其他人都叫垣哥儿。不知道为啥我特别喜欢这样的称呼。大概是因为迅哥儿?)


后来,沈垣褪去长褂,穿上干练的校服到城里上新学。

有一天,沈垣和几个在校外同住的同学一起去上课,偶然遇见来城里找工作的洛冰河。

洛冰河老远就看到他了,远远的跑上来,拉住他:“垣哥哥!”

沈垣还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冰,冰河?”。

此刻,洛冰河哪儿还有半点当初跟在他屁股后面不停叫哥哥的小不点模样。他现在比沈垣高了半个头,因为从小干活儿,看起来也比沈垣更结实。

沈垣听洛冰河说他才刚到城里,还没有落脚的地方,便将自己的住址告诉他,让他先去那儿休息,等他下课了就来找他。

其他同学回头远远地喊“清秋,走啦!”(垣自个儿取的字)

沈垣便对洛冰河道了声“回见” 就急匆匆去追他的同学。


后来,沈垣参加学生游行。

然后被警察追得满街乱串。

跑到小巷里,突然被一只手拽进了一间黑黝黝的屋子里。

是洛冰河。

洛冰河从后面把沈垣整个抱着怀里,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环在他腰上,坐在地上背抵着门。

洛冰河低声说“垣哥哥,是我。”

沈垣一听,停止了还没来得及开始的挣扎。

洛冰河因为常年帮工手掌厚实粗糙,还暖呼呼的,捂在沈垣细皮嫩肉的脸上,而沈垣因为刚刚的狂奔,气息不稳,虽然有所控制,但还是有些急促地尽数喷在洛冰河手背上,回过神来,两人都有点脸红。

洛冰河把捂在他脸上的手拿开,但还是环着他,沈垣便也不动。

等到外面没了动静,洛冰河才放开他。

沈垣从他怀里出来,转过身和他面对面。

沈垣:“你怎么在这里?”

洛冰河挠挠脑袋:“我看到街上有好多学生游行,有点担心你,就跟着看看。”



——————————————————————

我是听着《胭脂妆》写的这个,好喜欢这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感觉。

没有笔力写成小说,如果有缘的话,大概后面会写一些这个设定的段子,或者画一些小片段(可能吧……)

最后,感谢观看~